不过,何时发挥市场之外的力量,这个限度定在哪里,需要讨论。显然,为了出行的游客不堵车,就把财政资金用来修跨海大桥,或者用国家的钱来为游客渡海付费,也是不公平的。

“普惠养老”在中国,虽然还未走到财政支持覆盖全民的这个国际标准,但能以让大多数老人负担得起为目标,相当值得称道。要实现这个目标,我们需要进一步厘清养老服务的对象是谁,在数量庞大的退休者中,政府资金的投入必须有轻重缓急。李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