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当前财政预算管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,刘尚希称,中国的事与钱脱节非常严重,在制定政策时,很多决策者并不考虑需要多少钱、钱从哪里来。现在讲预算绩效或者财政绩效,就是要把钱和事放在一起、政策和支出绑在一起整体看,花了多少钱,政策目标达成效果究竟如何。

大成高新技术产业股票基金肿么了?从2018年连续三期季报来看,其重仓的股票高新技术概念其实并不强,其中不乏贵州茅台、美的集团、华域汽车等消费股。这应该是2018年可以跑赢沪深300,但是春节以来却大幅跑输科技板块的重要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