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文智坦言,目前物联网在国内的发展,相当于2002年左右的互联网,而互联网的许多商业模式,比如做大用户规模后进行流量变现,不一定能适用于物联网。“IoT现在还处于初始阶段,很难去定义一个商业模式,我们更多时候是在行业里等待一些东西的发生。”

波折复波折,当360的手机团队终于稳定下来,市场的红利期已接近尾声。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的报告,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年度出货量同比下滑4%,在中国智能手机发展史上尚属首次;到了2018年,手机市场已经形成头部效应,留给其他玩家的空间已经很小。